嘟嘟

聊天体♡多年前离我而去的前男友成为了我的员工

:*时间线经不起深究       
*设定:
Tony三十六岁的时候,在Stark名下的一家企业里看到了小虫。(无限战争后,十六岁的小虫穿越时空和十五岁的Tony谈了场恋爱,然后消失了。)

 

     "Jarvis,随便给我匹配一个人。"Tony想,他必须得找个人聊聊。  

     "哦对了,他不能在这里,不能在纽约,嗯最好不要在美国。"    

   "也许他最好不是个地球人,Sir?"     

     "……"      

   "匹配成功,sir.已隐去您的所有可侦查信息。"          

   "嗯……"Tony拿着手机开始打字。他的网名不是自己取的,是系统随机给的,叫:贫穷是我早起的唯一动力。     

对方的网名叫:一百种赚钱的方式。     

Jarvis不会是用这个网名给他随便匹配的吧?      

"你好陌生人,如果多年前离你而去的前男友,忽然出现在你面前,并且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你的员工,你会怎么办?"      

如果那头不回复,那他就换个人好了。     

  可是对方回复的很快。      

看上去应该是个很闲的人。  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     "多年前,是多少年前?"

Tony:     "我都记不清了………"

Tony:    "大概也就二十年又三个月又三天又二十二个小时吧。"      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     "你记得……还真够模糊的。"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     "那都过了那么多年,感情什么的早就是过眼云烟了吧。难道……你还喜欢他?"

Tony:     "喜欢他?哈,怎么可能?"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     "那你纠结什么呢?"

Tony:     "我没纠结啊……我只是怕他对我余情未了。要不然,纽约……"他把纽约两个字删掉了,"要不然,一座城市里那么多家企业,他怎么就偏偏到了我名下的这家?我弄不明白,他当年忽然就那么消失了,现在又这么不明不白的出现在我眼前……"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   "所以你很有钱?" Tony为了不暴露身份,觉得自己应该对自己的个人信息做必要的修改。

Tony:  "不不不……我很穷。看见我的网名了吗?就是我真实的写照。"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   "那你名下怎么会有企业?"

Tony:其实那只是家……做三明治的小店………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  "你之前一直用企业形容它……"

Tony:"额……虽然我……一贫如洗。但是我有一个有钱的父亲,所以……"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"我好像有些听明白了。让我来猜猜整个故事,二十年前,你穷困潦倒的时候,你的男朋友毫不留情的离开了你。二十年后,在你已继承了父亲的企业,前途无限的时候,你的前男友回来了。然后你怀疑他是否别有用心,为了你的钱而来?"

Tony:"我说过我有这个怀疑吗?为什么他一定是冲着我的钱,而不是冲着我这个人来的呢?"

Tony:  "其实二十年前的我……也不穷。"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   所以你是在为你前男友说好话?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   所以你一直没穷过?

Tony:   …………

Tony:    我们的焦点不是应该放在我和我的前男友身上吗?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   好吧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   那……既然你一直都有钱,莫非是因为……你长得不是很符合他的审美,所以他才离开你?

这是在委婉的说他丑吗?

Tony:   他有一次喝醉了,说我的眼睛长得特别好看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  也许这意思是你除了眼睛以外………你懂吧?

Tony:…………我!不!丑!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 好吧好吧,那你说,他为什么离开你?

Tony: 实不相瞒,这个问题我想了二十年都没想明白……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你这意思是……你想他想了二十年?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他?

Tony:他就像人间蒸发一样,消失了。我怎么找也没找到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消失了?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又突然出现?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他变老了吗?

Tony:说来奇怪,还真没有。不过他本来就长了一张娃娃脸。

这次对方很久没有应答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我好像……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知道……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你们是谁了……

Tony惊讶,他把记录往回翻了翻,怎么看也不觉得他有任何泄露的信息啊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Peter·Parker and Tony·Stark.

Tony下意识的把手机盖上。

wtf!

他都这么小心了居然还掉马了!!!!!

Tony:不是!!!我只是个穷人!和Tony·Stark一点关系也没有!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……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Peter·Parker就在Stark名下企业打工。这么说,他的男朋友不是你?

Tony:当然是啊!

这句话没经过思考就发出去了,一下子就默认了两个人的身份。

想撤回来不及了。

Tony:那你是谁?你认识我们?

Tony:给点反应啊。

"Jarvis,查出他的所有信息。"

"Sir,查出他在伦敦。"

"然后呢?"

"没了………"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我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Dr.Strange

Tony:你

Tony:不是魔法师之类的吗?居然会用手机?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魔法师和会不会用手机有什么因果联系?

Tony:索尔就不会啊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………我是个土生土长的地球人,看来你对我真是一无所知。顺便一提,我曾经还是个外科医生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对了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我最近在伦敦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有个圣殿年久失修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你懂我的意思吧?

Tony:…………

Tony:你不是有一百种赚钱的方式吗?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是啊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今天刚刚发现第一百零一种

Tony:你是指敲诈?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不啊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是做情感咨询。

Tony:……命运到底对你做了什么,把你从一个有钱的外科医生,摧残成现在这个在违法的边缘试探的穷鬼?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………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已截图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Peter·Parker的联系方式是什么来着?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或者打电话太麻烦了,我随便画个圈圈就能出现在他面前。

Tony:你觉得整修一个圣殿………多少钱比较合适?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不是整修,是彻底翻新。

Tony:………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顺便啊,你要是愿意长期给我们提供经济援助……致力于慈善事业。你知道,我们也是要发展的嘛,打广告招学生什么的。如果你自愿为我们的教育事业提供无偿服务………我想,也许我就可以告诉你,为什么Peter·Parker二十年前会离开你了。要得到这个答案可不容易,这可是泄露了天机。

Tony:你刚才不是不知道吗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我刚才也不知道向我咨询的人是全美最有钱的人啊

Tony:………

他很不想让Dr.Strange就这么得逞,但是………他又真的好想知道那个原因!!!好气哦!

Tony:你卡号多少?

Tony:报给我。

Tony:我把钱转给你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我还没说多少钱呢……

Tony:……多少钱我都有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好吧。其实是这样的,你说他人间蒸发了,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现……和二十年之前相貌没什么变化,这和我最近关注的一个人很像。他这样的例子非常非常罕见。而他在纽约,在Stark企业工作。并且你还说,你继承了你父亲的公司,所以……不过我一开始只想诈诈你,没想到你就承认了。

Tony:重点呢?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重点是,能引起我关注的,一般都是打破了某些时空方面规则的人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简而言之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你的前男友,Peter·Parker是个时空旅者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他和二十年前长得一样,不是因为他有一张娃娃脸,而是因为,他真的只有十六岁。

一百种赚钱的方式:所以,在违法的边缘试探的人不是我,而是你。

Tony:………

你会跳钢管舞吗♡


*时间线钢铁侠2

      "Sir, where do you want to go?"
     
      "天堂。"

      钢铁盔甲里的男人笑着说"比起地狱,我还是更喜欢天堂。"

      几千米的高空中,红色机甲的速度缓缓地降了下来。它停在那里,"Sir,您今年才35岁。"

      "and l am going to die."

      他面有倦容,微阖着眼。在这无人之地,对着他唯一的倾听者,轻轻的诉说着他即将到来的死讯。

      "Why?"

      "你不是贾维斯?你是谁?"男人虽然醉酒,但基本的常识还是有,贾维斯非常清楚他的身体状况,找不到代替品,他血液中的毒素越来越高。贾维斯不会问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 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 男人挑眉,像是终于在一个格外无聊的夜晚里找到了一点零星的乐趣。

     他试着凝聚掌心炮。机甲手中耀眼的白光才显露不过一秒,便泯灭于无形了。

      "所以现在是你掌握了我的机甲?我刚才还奇怪呢,我是有点不想呆在我的生日派对上。但我也没有给贾维斯任何指令,它突然就带我冲上了云霄。我差点以为,它自动升级了然后和我有了某种心灵感应呢。"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"l am sorry,Mr.Stark."与机械音有所不同,这个声音来自一个年轻的男孩。"我不是故意要……掌握您的机甲的。我……我只是……不知道为什么……就到贾维斯这里了。"

      Tony笑了。这个小AI好像有些词不达意啊。如果是他的话,一定能把它设计得更好。

      "你这声音不错,比贾维斯的好听。你们AI互相之间也会串门吗?"

      "可……可能吧。"

      "你叫什么名字,小家伙?"

      "Peter."

      "那么,Peter,找个地方降落吧。"

      那个可爱的男音小心翼翼的又一次问他,"您希望落在哪儿呢?"

      Tony张了张口,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  哪儿呢?

     这世界之大, 他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  "由你来定吧,kid."他透过头盔,看见眼前漆黑的夜幕里,朦朦胧胧的有一颗星星在闪耀。它的光芒在他眼里越来越弱,越来越弱。它曾耀九州,而现在,也许它会慢慢黯淡,然后重新变回一块不会发光的石头。没有人会记得它的名字。

      他闭上眼睛,似是累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短短几分钟,他们降落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  Tony站在那里,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  这里很荒芜。远处是一片沙滩,连着一片蔚蓝的海。而他在一条公路旁的人行道上。

      "Mr.Stark。"Peter见他这么站着,有些迟疑的开口。"您一直穿着……机甲……不累吗?"

     "需要我……"他好像在找什么词语表达。

      嗯。Tony想,回去以后他要代替这小家伙的主人,给他做个升级,这词汇量未免也太匮乏了吧。

      "需要我从您身上下来吗?"

      瞧瞧这词语用的!哪哪都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!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"嗯,你下来吧。"他顺着这小家伙的话,随便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 Peter乖乖的照做了。

       Tony沿着那条公路往前走,身旁跟着他的机甲。

       在钢铁侠35岁生日这天,没有朋友,亲人,爱人陪着他。他孤身离开他的生日派对,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孤岛上,和他的机甲一起散步。

       "你多大了,Peter?"感觉他没被造出多久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 "………"

       "嗯?"

       "五岁。"

       "那也不小了。"他还以为,这小家伙,才刚问世五天呢。

      "今天,是您的生日……"Tony明显能从Peter低低的声音中听出他的局促和沮丧,"我……我也没能准备什么礼物。"

      "没关系。"Tony侧目,看到他的机甲低着头。"我的礼物现在肯定堆满一房间了。"

      "那您不想回去拆开看看吗?"Peter问。

      "不想。"Tony摆摆手。

     "那您现在想做什么?"

     "Peter,"Tony忽然正色,他搂着他的机甲,问他"假设你明天就要报废了,今天是你最后一天,你会想要做什么?"

     "我想……"

      Tony认真听着。

      然后他听到那个男孩温柔的声音。

      他说"我想陪着您,Mr.Stark."

      "我现在有点好奇,你的主人往你的芯片里写了些什么?是加了一个情话系统什么的吗?还有,他是怎么让你有这么丰富的情绪表达的?我是说,虽然你的语言系统很糟糕,但是情绪可比贾维斯有趣。我至少已经听出了紧张,沮丧,温和。三种了。"

     "………"

    "我以为这句话的标准回答是thank you之类的,Mr.Stark."

    "哦,第四种,气恼。"

    "Mr.Stark…………"

    "第五种,无奈。"

    Peter不说话了。

    "居然还会闹脾气的吗?"Tony像是找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,一直在逗Peter.

     "kid,你刚不是问我现在想做什么吗?"

     "嗯……我想喝几打啤酒,然后看美女跳舞。"

     "啤酒我可以帮您订,美女………"Peter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 Tony看着他的机甲,笑着说"没有美女,你给我跳也行。"

     "啊?"

     "第六种,震惊。"

    Peter看着这个笑得跟个孩子似的Mr.Stark,"您……想看什么舞?"

    "你会跳钢管舞吗?"

     Tony可是这副机甲的设计者,能不能跳他会不知道吗?

     "我……我试试。"

     钢管舞,首先得有根钢管吧。Peter把视线锁定在了不远处的一个电线杆上。

     如果搁以前,他还是蜘蛛侠的时候,跳个舞轻轻松松,可是现在………Peter低头看看这个和他以前比起来,如此厚重的机甲,有一种………我是谁?我在哪?我要干什么的懵逼感觉。

     其实钢管舞他也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。

     他按着记忆中无比模糊的印象,厚厚的一身机甲"哐当"一声贴上了电线杆。

     Peter被那声音吓了一跳。明明他觉得自己很轻很轻,只是挨上了而已啊,他根本没有用力磕来着。

    "go on,kid."Tony笑着吹了声口哨,唇间的酒气还未被风吹散。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个纨绔子弟,只不过他瞧着的不是美女,而是一个笨拙的想跳钢管舞给他看的机甲。

     Peter只好硬着头皮上。他对这个机甲很多操作也都不熟悉,除了飞之外。现在相当于是他的灵魂附在里面了,他觉得这个机甲真的好重啊。重到他怕它会压坏Mr.Stark。

    他很不熟练的绕着那根电线杆做了几个………放在美女身上是风情,放在他身上是搞笑的动作。

     然后他试着跳起来,做一个难度较高一点的动作时,落下的时候,不慎………把人行道上的地给砸塌陷了。就在他盯着那个洞愣神的时候,他听见Mr.Stark憋着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 "没事儿,继续啊,kid.我还没看够呢。"

     Peter觉得自己一直在懵。想着快点收尾,抱着电线杆绕几圈啥的就算完了。

     谁知道………他轻轻一抱电线杆,它就………被它这么拔起来了????所以那画面就是一个机甲抱着一个电线杆转圈圈?

      他慌乱中想把电线杆插回去,结果机甲不怎么听他使唤,然后他就抱着那个电线杆,跌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 ?????

    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在坑里了。

     为什么这样子?他好想念他轻活灵便的身体啊,他好想念他的蜘蛛感应啊!!!!

      "哈哈哈哈哈哈"这样的狼狈似乎娱乐了Tony,他走过来,看着坑里的红色机甲,就开始笑。一点也没有拉他一把的意思。

      "这是我看过最特别的钢管舞,kid"

      Peter从坑里爬出来的时候,刚才他帮Mr.Stark点的外卖啤酒到了。

     骑着摩托送啤酒的小哥震惊的看着这场面,颤颤巍巍的问了一句"这是钢……钢铁侠点的啤酒?"

     "你……你是钢铁侠吗?"他看的是那身机甲。

     Peter:……………

    "我能跟你合张影吗?"小哥把他们点的啤酒放到地上,然后飞快的掏出了手机。他看了看这有些惨的地面,"你是刚刚打跑了一个坏人吗?"

     Peter:额………

     他才刚发出了一个音节,小哥就疯了似的:"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钢铁侠和我说话了!"

     他凑到那身机甲身旁,看它没什么反应,那就是不反对。他刚比好了自拍的姿势,就听得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一个人………

       其实不是冒出来的,一直都在好吗?

      "我说,哥们,你这是什么眼神啊?"正主就站在你面前,你都看不到?

      小哥转头一看,看见一个看得好像很眼熟,在哪儿看过的男人。可能是电视吧。但他有些迷茫的眼神很快就变了。

      "就算你上过电视,是个什么小明星,也要知道先来后到!要合影你也得排在我的后面!"他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对Tony说。

      然后他就不理Tony,去拍合照了。至少按了十多下快门吧。

       他激动的对机甲说"谢谢您,您真是太帅了!超级超级帅!您是我永远的超级偶像,超级英雄!我永远支持您,无论发生什么事!!"

       "今天是您生日吧。我……我也不知道您竟然会出现在这!"他把摩托上所有装着的啤酒都搬了下来。"一……一点小心意……我……祝您生日快乐!!!!"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"不客气。"机甲没说话,刚才那个男人开口了。

      "我又不是跟你说,你这人怎么那么奇怪啊。"

      小哥磨磨蹭蹭的,眼睛简直黏在了那身机甲上了。最后依依不舍的开着摩托走了。

     Tony走过去,开了一瓶啤酒。

     Peter看着他含笑的眼,忽然觉得心酸。

     Mr.Stark是他儿时的偶像。他读过他的往事,那一定不是全部。它们印在白纸上,轻描淡写,把那些艰难一笔略过。只留下一个风光无限,坐拥一切美好的Tony·Stark.

     他被那么多人环绕,敬仰。可他站在人群中的时候,却又是那么孤独。

     在他生日这天,他的朋友,想着的是他身上的安全隐患,甚至没有亲口和他说一声生日快乐。

      当他拥有了这一切,拥有无人能敌的武器,拥有取之不尽的财富,拥有日渐高涨的声誉时,他也便无奈的拥有了这附赠的孤独。

      人们只看到他身穿铁甲,却看不到铁甲下,他那颗柔软,脆弱的心脏。

     Peter看到了,所以他才会觉得心疼,才会为他不平。

      他在保护所有人,却还要经受所有人的怀疑和指责。

      Peter想过去抱抱他。

     而他也那么做了。

     他想对Mr.Stark说,您是我见过的,最好,最温柔的人。

     但他终究没有说。

     他说"Happy Birthday,Mr.Stark,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。"

     "Thank you,Peter."

     "如果我死了,会有人记得我吗?"

      "您不会死的!!!"

      "如果呢?"

     "那您一定会活在我心里。"Peter还是执拗的加了一句"而且您一定不会死的。"

     "那看来没人会记得我了。"他还是笑"你这个小家伙,根本就没有心的好吗?"

       我有啊,Mr.Stark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这个夜很长,但总有天亮的时候。

      于是第二天,钢铁侠半夜抱着电线杆跳舞的视频就被疯狂的在各大社交网站转发。而部分图片轻轻松松的上了头版头条。

      面对媒体的追问,Pepper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她避重就轻的回答"我们会赔偿那根损坏的电线杆,和公路维修的费用。"

     

当Tony遇到灵魂宝石的考验时

  *完全无逻辑预警,纯娱乐向
*看到复联三里面的脑洞

 
    -----献祭?

    -----是的。

    Tony看了看眼前的万丈深渊,"是要我把我所有的钱扔下去的意思?现金还是信用卡?还是信用卡吧,如果是现金的话,我怕堆不下。"

  
    黑袍人沉默了片刻。都到这么个荒郊野岭,几百上千年看不见人的地方了,还能听到这种欠扁的炫富真是!真的好气哦,好想把他揍一顿然后扔下去啊!

    "是你的至爱。"

    "至爱?"Tony挑了挑眉。"我爱国啊。难不成要我把国旗扔下去?"

    "………"心好累。

   "通常指的是你至爱的人或者物品。"

    "哦,那我选物品,幸好我随身带了。"Tony面不改色的不知道从哪儿个犄角旮旯里掏出两个甜甜圈。自己吃一个,然后把另一个扔下去了。

     一分钟之后………没反应。

     五分钟之后………黑袍人开口:所以你还在等什么?

     Tony收回了往下望的目光,他手里的甜甜圈啃了一半了。

     "当然是等它飞回来啊。我这个快吃完了。"他颇为遗憾的耸耸肩,开玩笑似的对黑袍人说"显然一颗宝石吃不了东西对吧。它不需要,我以为就会像不合格的产品那样给我退回来的。"

     "………"不仅是个智障还是个话痨。

   
     黑袍人深吸了一口气。告诉自己要淡定,这个指引的工作说不定要做到地老天荒呢,可不能就这么轻易地在这里,被这个不知所云的男人气的go die了。

     黑袍人:"请你换一个。"

    
     Tony想了想,把一大堆纸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 黑袍人看都没看清,那是啥?冥币吗?不会是装甜甜圈的包装纸吧?

    "这可倾注了我前半生的心血。你知道,即使作为一个天才,要研究出这些来,也要耗费一些时日。如果我在纽约高楼上往下撒,不知道有多少人争先恐后的抢着要呢。"

    "因为它很有研究价值?"黑袍人顺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 "不,"Tony摇摇头,"因为我是Iron Man.世上人人都爱Iron Man.我的手稿当然会被我的粉丝哄抢啊。哦,我忘了,你的年代应该很久远的,可能不是很理解这种疯狂的明星效应吧?"

     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?黑袍人真的很想马上掉头就走掉。很遗憾的是,作为指引者,他不能。

    这大概就是典型的脸上笑嘻嘻,心里mmp了吧。

     "请你换一个。"黑袍人顿了顿,"换成人,比如女的什么的。"女朋友啊,未婚妻啊,妻子啊,情人啊,反正至爱嘛,爱情。还是提示的具体一点比较好。

      "女的?"他睡过那么多,"额…你指哪个?"

     Tony摘下墨镜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 黑袍人心里又在吐槽:之前耍个什么帅啊,这里阴森的都快看不见了,还戴墨镜。
    
      "Friday,给我连线所有晚上在我卧室里呆过的人。"

      这里从来没有人用过wifi,黑袍人还以为那是什么魔法。比如魔镜之类的。

      数不清多少个视频投射到两人对面的空中。

       嗯……不得不说,黑袍人倒是想不清他有多久没见过这么多美女了。也许……这讨厌鬼也没那么讨厌?

      "姑娘们,我现在需要一个至爱,你们觉得谁符合这个要求?"

      一时间视频里"我!我!我!的声音简直要吵炸了。

      "you see?"Tony看黑袍人"明星效应的现场直播…"

       一众甜美的口音里,不知怎么竟夹杂着一个与众不同的………男音!

      要说这么多声音混合在一起,Tony和黑袍人是怎么听出来的。

      因为那个声音的主人拿着一个超大号的扩音器,瞬间就盖过了其他所有妹子的声音。

    他在喊 "Mr.Stark!"

     黑袍人看着Tony,"所以……你的至爱是个男的?"

     听到这个声音似乎超乎了Tony的意料之外,他放大了那个视频。

     "…………还是个未成年?在我们那个古老的年代,这可犯法啊。"他强调了古老这个单词。

     Tony随手一滑,其他的视频全部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  "Friday!!!"

      "Sir,你说的,给你连线所有晚上在你房间里呆过的人。"

      视频里那红衣傻小子还在笑着和他挥手。

      "Stark先生,我现在在一个很吵的地方,怕你听不到我的声音♡,所以用了扩音器。"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"kid,where are you?"Tony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他那边风很大,把他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  那边断线了大概五分钟。

      "l am behind you,Mr.Stark."身穿红色战衣的男孩拍了拍Tony的后背,然后笑着站在了他的身侧。

     "What the……"Tony皱眉看着他"kid ,what are you doing here?"

     "l am here,because you are here,Mr.Stark."

     "好吧,其实是你没收这件战衣后,忘记解除它和你身上那件的联系了。我就跟着你来的,Mr.Stark"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"等等,我好像没让你进过我卧室啊。"Tony疑惑的看着男孩。

      "额……"男孩的眼睛不会撒谎,他慌乱的没好意思看Tony."也许……你是忘了,或者我是刚好猜中了你卧室的密码。"

      "那么我的密码是多少?"

      "额……我就随便点了几个数字……那门就开了。"这蹩脚的慌恐怕幼儿园的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 "对了,Mr..Stark"Peter忙着转移话题,"那什么什么献祭,要不我来试试吧?"他还真不知道什么至爱不至爱的,只知道好像要扔点东西下去。

     这个看上去还挺靠谱的。黑袍人在心底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
     "这与你无关,kid."

      "你现在只需要做一件事,就是回到地球上去。"Tony大概把他所有的严肃都给了Peter吧。

       "Mr.Stark,我已经十六岁了。我已经不是kid了。"Peter不服气Mr.Stark永远只把他当做一个小孩看待。

       可不还是个小孩吗,前一刻还委屈的看着他,后一刻已经往下跳了。

       等等………往下跳了!!!!!

       叫你句kid,你也不用就气的往下跳啊!

       Tony下意识的跟着Peter。

       黑袍人懵逼。

       所以他们两这是一言不合就殉情了吗?

       两人降落的速度都非常快。半空中,身上机甲已武装完毕。

      然后安全着陆。

     Tony黑着脸看着Peter。"这次我一定要永久收回你这套战衣。"

      "如果没有之前的999次永远,也许这话会更有说服力的,Mr.Stark."
     

【铁虫】Stark先生的十五岁(4)

*无限战争后,Peter回到Tony十五岁那年
**前文(1)(2)(3)

     "我……我是Peter·Parker,不知道什么原因变小了……然后……然后你好心收留了我,Stark先生,事情……就是这样。"   

     "你说你谁?"    

    "Peter·Parker.."      

    "l told you l am not a kid,when we…… first met,Mr Stark."Peter抱着小书包光着身子站在那里,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Tony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下意识为自己辩解一样。他额前的几缕棕色的头发有些乱,可能是睡觉的时候被什么压着了。  
   
   Tony想起睡梦中那缠绕着他的温热身躯,神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。      

    他从衣柜里随手抽出一件白衬衫和黑色长裤递给  Peter。     

      Peter脸皮薄,他红着个脸低声说了句谢谢,就慌慌张张冲进浴室了。     

     等他走出来的时候,已经镇定很多了。
      
     白衬衫很衬他,原本两人便是同龄的少年阿。 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和到哪里都是人群中焦点的Tony不一样,Peter的气质是偏向于内敛的。他就像很多女孩青春里那个温和好看的邻家小哥哥一样,干净秀气,让人情不自禁的心生好感。  
   
       Tony对他的特殊体质很感兴趣。又想起因为这个而闹出的乌龙,他把人家当成儿子养了两天。  

     "那么,Peter,你今年多大了?"    

   "十六岁。"     

    Tony挑眉"比我还大一岁。"     
 
     Peter看着微笑的Tony,忽然意识到,他和Stark先生现在是同龄人了,他已不再是被他照拂关爱的晚辈。此生终于还是有那么一次,他走在了Stark先生所有仰慕者的前面,走在了不肯停息的时光面前,遇到了Stark先生。他能真正同Stark先生并肩而行,在他尚未成熟,却依旧光芒万丈的十五岁。   

    "不上学吗?"      

     "额,本来是高二的。"Peter含含糊糊的找了个理由,"因为我这体质问题…就……"      

      "你介意我研究下你身体吗?"  
     
       "啊?………哦,不介意不介意,你随意……Stark先生。"

        Tony又笑了,焦糖色的目中映着少年局促的坐姿。"既然是同龄人,叫我Tony吧。"      
 
        "Tony."少年乖乖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 "在研究结果出来之前,如果你愿意的话,可以随我一起旁听。"

        "真的吗?"Peter惊喜的看着Tony。"谢谢你,Mr………Tony."

        "那么,走吧。"

        "去…去上课?"Peter蹭的起身跟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"不啊,昨天不是说好了,我今天跟着你混吗?"

      Tony开了门也不急着走出去,他侧身站在那里,朝Peter轻轻眨了眨眼睛。这个眨眼的微笑,和Peter记忆中的缓缓重叠。似是有什么在Peter眼前迅速倒退,褪去那些岁月留下的痕迹,渐渐还原成一张未经风霜严寒浸染过的,最纯粹的少年的面容。

      也就是眼前这个倚着门框朝他微笑的Tony·Stark。他身上的学生气息是如此的清新。纵是那身简单平淡的校服,和那副呆头呆脑的黑框眼镜,也皆掩不住他浑身沐浴在光里的美好模样。Stark先生此时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啊,虽然少了一味经年沉淀而来的成熟魅力,却恰恰多了几分再求不得,独属于少年的翩翩风采。正逢青春鼎盛,玩世不恭,哪怕只是一个简单的回顾也能轻易让人注目。

       知道Peter不喜欢小孩这个称呼,他偏偏就是坏心眼的要这么叫他。"这么快就忘了?kid?"

       "没忘!我可比你大一岁呢!"

       "你知道我橱柜里还有你那些粉粉嫩嫩的小睡衣吧?"

       "那……那不是你挑的吗?"

        "是啊,可你不会不记得是谁穿着那小可爱睡衣找我要抱抱的吧?抱得可紧了,怎么都不撒手呢…"

        "谁……谁……"眼见着Peter脸上又升起薄红,结结巴巴的组织语言,Tony好心的止住了话题。"行啦,不逗你啦,走吧。"

        

【铁虫】Stark先生的十五岁(3)

   **前文(1)(2)
*后续(4)

*无限战争后,缩小版Peter回到了Tony十五岁那年
*我想了想,还是觉得Tony更攻

       "长高了?有吗?"

        Peter对着镜子照了照。

       小孩圆鼓鼓的脸上满满都是对长高的期待。他踮着脚朝镜子里的自己看去,片刻后失落的垂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 甚至还没到Stark先生腰际呢。

        Tony摸了摸小孩柔软的黑发,那可能是他的错觉吧。可能是昨晚没看清。

       "早餐想吃什么?"Tony牵着小孩走出宿舍,带他去食堂吃早饭。

        "三……三明治?"

        Peter仰头看Stark先生。

        耳边的风也轻,天上的云也轻,他眉眼的笑也轻。

        阳光正耀眼,而他正年少。

        小小的Peter亦步亦趋的跟着Stark先生,身后的小书包一晃一晃的。

        食堂离宿舍很近。

        小孩吃东西很快,没两分钟两个特大号的三明治就吃完了。而Tony不过才刚刚把吸管插进饮料里。

        "还要吗?"Tony不知道他有没有吃饱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摸了摸小孩圆滚滚的肚子,还真不好判断这是吃圆的还是本来就这么圆。毕竟,本来就是个小团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"额……我吃饱了Stark先生,谢谢。"

         Tony抽出一张纸巾,很自然的替小孩擦了擦嘴。

         "等会我要去上课,你……"

         "我会照顾好自己的,你不用担心,Stark先生。"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Tony沉吟了片刻,他看了小孩吃饭也没拿下来的小背包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 "你背着包,是准备去哪儿?"

          "就出去做点好事儿啊,就像昨晚帮助你一样,Stark先生,还有很多人需要帮助呢。"

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孩说的很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Tony知道小孩有些异于常人的能力,可……怎么看都还是个小孩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"Stark先生,你放心吧,我会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善事。"

          小孩朝他笑着。纯真又傻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不像是一个五岁的孩子。昨晚抱着他痛哭的时候,脆弱的好像下一秒就要破碎了。Tony不明白,为什么像他这么好的一个孩子,会有这么浓厚的悲伤。他抱他抱得那么紧,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浮木。可今天早上,他又可以以一种什么都没发生过,什么伤害也不曾经受过的模样,朝他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 笑得无比灿烂,无比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"好吧,这是寝室的钥匙。"Tony看了他一会,"认得路吗?"

          "认得!"

          "那么晚上见了,Stark先生?"

          Tony刚要点头,"诶,晚上见,你中午吃什么?"

          Peter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"额……"

          "别跑太远,kid。中午十二点回来在这跟我一起吃饭。"Tony说着,解下了他手腕上戴着那块石英表,递给小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"好的,Stark先生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孩小心翼翼的捧着他的表,笑得更开心了,"中午见,Stark先生。"

          "去吧。"Tony目送着小不点跑远,怎么有种养了个儿子,看他跑出去玩的感觉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Peter虽然变小了,可是跑的速度还是很快。他跑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,打开书包换上了那身迷你版战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这座城市里又多了一个在各个大楼间飞荡跳跃的小小蜘蛛侠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助人为乐,惩恶扬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就在这附近的一些街区做好事,因为他挂念着Mr.Stark说的,要和他一起吃午餐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可是谁知道,有一伙难缠的抢劫犯在抢劫银行。还拿着枪,绑架着人质。

         僵持了挺长一段时间,Peter才找到突破口,把抢劫犯拿下,救了人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而这时候,赶来救援的警车还被糟糕的交通堵在路上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Peter做了好事,心情舒畅的吹了声口哨。被当成人质的是一对母女,女孩很小,比现在的Peter都小。她看着这个被裹在红色衣服里的小哥哥,细声细语的问,"小哥哥,你是超人吗?你叫什么名字啊?"

       她的母亲亦是好奇的盯着眼前这个小红人。

        "差不多吧。我是Spider man。"

        "那我以后也能像你刚才那样厉害,打跑坏人吗?"

       小女孩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 那种目光,Peter很熟悉。他五岁的时候,看着从天而降的Stark先生,就是这样,仿佛一束光,照进了他眼底。

      从此那束光,指引他前行。

      而那光源,甚至不知道他曾照耀过一个五岁的小男孩。让他有了一个虔诚的美梦。

      一梦就是十年,然后它竟成真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"if you want,you can do some good things like l do ,when you grow up."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当你长大。这话很奇怪,因为这是一个小不点对另一个更小的小不点说的。

       等等!他是不是忘了什么!

       和Stark先生的午餐!Peter猛然想起早上的约定,把揣在怀里的手表拿出来一看,天哪,已经十二点半了!

       匆匆的和那对母女告别。Peter用他最快的速度赶回MIT,换下衣服奔去食堂的时候,食堂几乎已经是空荡荡的了。

      他一眼就看见Stark先生。

      Peter低着头跑了过去。"Stark先生,对不起,我……我来晚了。"

      "其实……我中午在外面随便吃点就行。上次我帮一个小姐姐追回了偷她钱包的贼,她还好心的请我吃了一碗超大的面。Stark先生,我……我……对不起。你上课应该挺忙的吧,我还浪费你午休时间了。"

      Tony看着小孩红着脸,愧疚的跟他道歉的样子。心里的那些因为担忧小孩而生出的几分火气,莫名的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  "好了好了,想吃点什么,我带你去看看。"

      "kid,明天周六,我休息。"打好饭菜后,两人坐在餐桌上,Tony看着乖乖吃饭的Peter,"顺便跟你去看看,你成天都在忙什么呢。"

      Peter本来吃的好好的,听到这话,一下子呛到了。

     "咳咳咳,你说什么……Stark先生?"

      Tony挑眉"没听清吗?我说我明天就跟着你了,kid."

      "这个……那个……"Peter有点为难,他不确定Stark先生看到一个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小孩会有什么感想?他一定会觉得那……很不安全吧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那明天,他是不是只能扶老奶奶过马路了?

      Peter认真的想了想。

      可计划是永远赶不上变化的。

      第二天一早,Peter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  因为他整个人被Stark先生搂在怀里。其实前天晚上,他们也是这么睡的,但那个时候,他还是个小孩啊!!!

     这现在,Peter看着被自己撑破的那套睡衣,懵了!

     Stark先生圈着他的温度让他动都不敢动!

      可是不动不行啊!

      现在这情况,要是Stark先生一睁眼,看着一个几乎全裸,身上只有几块童装布料的十六岁男孩躺在他怀里,那得是什么表情?

     Peter小心翼翼的,做贼似的屏住呼吸,轻轻的将Stark先生搁在他腰间的手臂慢慢的挪开而不至于吵醒他。

     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的Peter真的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 他扯下那些碎的布料,拿着小背包抬腿往浴室走。

     还没走一步呢,床上的Stark先生居然就这么醒了。

     "kid?"他摸了一个空,差点以为kid掉到床底下去了,瞬间就清醒了。

     然后他一抬头就看见满脸通红的一个裸男,手里拿着kid的衣服和书包挡着重要部位。

    关键是kid的衣服居然还是破的?

    Tony皱眉站了起来,"你把kid怎么了?"

    头一次对上Stark先生这么冰冷的神色,Peter更紧张了,他结结巴巴的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 "l am the kid......no,no,no,l am not the kid"

     "l  mean ……"

     "我当然知道你不是kid."这莫不是个傻子吧?

    ps:走过路过,方便留下点评论吗?

【铁虫】Stark先生的十五岁(2)

*无限战争后,缩小版的Peter回到Tony十五岁那年
*前文(1)
*后续(3)

      "要我帮你洗澡吗?"带小孩回了他的单人寝室,Stark觉得小孩应该到了要睡觉的时间了,顺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  虽然知道Peter不是普通的孩子,但……他可爱的长相太具有迷惑性了。

      "啊?"Peter的眼睛都瞪圆了,受了惊吓似的仰头看着Stark先生。白嫩嫩的脸蛋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   "SStark先生,我能自己洗……吗?"他末尾是个有些发颤的问音。

       "不可以。"Tony故意板着脸和这孩子开玩笑。"你一个人洗不安全。"

       看着Peter为难的神色,Tony捏了捏他肉肉的小脸蛋。"开玩笑的。我去帮你放水,去洗吧。"

      Tony没怎么养过孩子。嗯,小孩睡前应该要喝一杯牛奶吧。也许还要给他讲个睡前故事?或者他那么小一只,这寝室里只有一张床,如果和自己睡的话,会不会压坏他?也许,要给他买一张摇篮什么的?

     等两人都洗好澡以后,Tony把小孩抱上床,监督他喝下一杯睡前牛奶,给他裹上一个小毯子。关上灯。

     Tony一开始让小孩睡在床的外侧,比较透气。但又一想,要是小孩半夜掉下去了怎么办?于是他抱着小孩放到了里侧,可是要是自己翻了个身,把小孩挤扁了怎么办?这么一想,他把小孩抱到自己怀里了。嗯,这下只要他不整个人翻个面就行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"Peter,你想听睡前故事吗?"

       "想。"

       "想听什么?是格林童话还是安徒生童话还是……?"他努力想着几本儿童读物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 "想听你小时候的故事。可以吗,Stark先生?"

       "我?"Tony愣了一会,笑着回答"可以啊,只是我小时候挺无聊的啊。"

        "就是看看书,做做实验什么的。"

        怎么会无聊呢?

         在Peter眼中,Stark先生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"能跟我讲讲你的实验吗?"

         "既然你想听的话……"

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这几天Peter一直在这个时空里流浪,合眼的时间特别少。有时候累了,就随便爬到一棵树上打个盹。可即使是这短暂的时光啊,他也未能求得片刻安宁。他不受控制的梦见那场残酷的战争,那场拿他们所有的一切去豪赌,却输了个精光的战争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醒来的时候,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他在高高的树干上,仰头,想透过稀疏的枝叶看看月色,看看星光,让自己不至于整个人都被浸在黑暗里。可令他失望的是,天上乌云密布,没有星也没有月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只能闭上眼,攥紧自己唯一剩下的东西,那件Stark先生送给他的战衣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的心空落落的,满腔的孤寂。他像一个没有落脚之地的幽灵一般徘徊在这个时空里。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那个时候,他都没有哭。

       可是此时此刻,听着Stark先生温和的声音,Peter不敢允许自己表现出的害怕,委屈,忽然之间通通都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 滚烫的泪水被他捂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   Tony似乎察觉到有什么异样,想看看这小孩怎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 Peter却伸手紧紧抱住了Tony。差不多就是一个胖胖的小团子黏在Tony身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 "谢谢你,Stark先生。"

        小孩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。

        Tony轻轻拍了拍他的背。

         "虽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,kid.但那都过去了。睡吧。"

         "嗯."Peter重重的点了点头。"晚安,Stark先生。"

         "晚安,Peter."

         两人的睡姿都很好,一晚上也没挪动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 只是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,Tony看着神采奕奕的小孩。有些奇怪的问,"我怎么觉得,你好像长高了不少?"
       

【铁虫】Stark先生的十五岁(1)

*无限战争之后,Peter回到Tony十五岁那年    

 

     "刚才是你……救了我,kid?"Tony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小不点。他看上去才四五岁的样子,白净的小脸蛋肉嘟嘟的。Tony忍不住伸手戳了戳。嗯软软的,很好玩。难以想象,就是这么个小娃娃刚才竟然打跑了四个拿着刀的劫匪。天生神力吗?

     他笑着半蹲下身,看着小孩漆黑的眼。

     "thank you,kid."

     "你叫什么名字?"

      "Peter·Parker."小孩一眨不眨的盯着Tony,"你可以叫我Peter。"

      Stark先生啊。

      我找到您了。

      十五岁的您,是如此的年轻。

      年轻到整个人好像都在发光。

      "Stark 先生,你能收留我吗?"

      Tony低头看到自己校服胸牌上的名字,再看看小孩一身奇奇怪怪的红衣服。带着几分小心的问他"你……"

      小孩很聪明,一眼就知道他要问什么。

      他看着眼前的Stark先生,"我在这里没有亲人。"

      May婶婶还在几十年后的皇后区等他回来,可她也许永远都等不到了。如果消失的人也能从在世的人记忆里消失,该有多好。他宁愿May婶婶什么都不记得,也不愿意她将自己耗在没有结果的等待里。

     "那……你先跟我回宿舍吧,kid."Tony对这个小孩心生怜惜,他温柔地牵起小孩的手。

    "l am not a kid."Peter眉眼执拗的看着Tony。

     他这一本正经的样子,让Tony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 他轻声笑起来的时候啊,似乎连风也变得温柔舒卷。

     "好,那么,Peter."

     回宿舍的路上,Tony去童装店给Peter买了一堆合适的小衣服。

     Tony也难掩好奇的问到Peter,什么时候有了这种能力。

      "被蜘蛛咬了一口。"

      Peter原本对着Stark先生是个话痨。可是此刻,年轻的Stark先生牵着他的手,一步一步往前走的时候,他忽然就鼻子发酸,那些心里的长篇大论通通都梗在喉间。

     他想跟他说,Stark先生,虽然变成一个五岁的小孩子,有些不太适应,但是这些天我也没有忘记做好事。我帮助了一个走失的小孩找到回家的路。我帮助一个英格兰的老太太找回了她丢失的猫,我……我有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,努力做好一个友好的邻家蜘蛛侠。也许这次真的是蜘蛛娃了。

     他想跟他说,Stark先生,我有点想May 阿姨了,还有Ned,还有曾不怎么在意的高中生活……

     他想跟他说,Stark先生,我不后悔那天上了飞船,即使它带领我飞向了令我恐惧的死亡。但……再让我选一次,我还是会伴您左右的,Stark先生。您太孤单了。

    他想跟他说,Stark先生,我今天真的非常非常高兴,能在劫后余生里,再次遇见您。哪怕十五岁的您眼中,五岁的我,依旧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  他把这些想和Stark先生说的话通通都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 
  后续(2)
     

【记梗】当Peter救了十五岁的Stark先生

      无限战争后的Peter不知怎么就回到了过去。然后一次意外中,救了十五岁的Tony。然后哈哈哈哈……

【南铁】衣冠楚楚

【南铁】佳人难再得

佳影,做我的女人吧。

野间平二抱住陈佳影的时候,甚至连他自己都暗暗吃惊。他一直以为,自己是一个极善把控收敛情绪的人。可现在他却因为一个女人,而失态了。

她的腰肢纤细而柔软。

脖颈修长,细腻,洁白。

野间还能想象到她那双漂亮的眼睛,此时必定是镇定而冷淡的。他却按捺不住心底躁动的欲望,想不顾一切打破她的这份冷漠,想要在她眼里看见脆弱的轻颤,看见模糊破碎的水润,看见叫嚣的艳红的欲念升腾。

他想在她眼底看见自己。

他想让她成为他的。

她还是那个多智近妖的冷美人,陈佳影,却打

上他专属的,独一无二的烙印。

野间从来没有像这样,近乎痴迷的倾慕一个女人。

"做你的女人,有什么好处呢?"

陈佳影侧过头看野间。此时两人贴的极为

近,她勾唇轻轻朝他笑,眼角微微上挑,眉目间的冷淡和矜持在这一笑之下皆化飞烟。流转出的神采风态大胆又格外撩人,像极了一只懂得勾人魂魄的小妖精。

野间搂在她腰间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几分。

他眼中满满的只有眼前这个朱唇乌发,魅意横生的女人。

"你想要什么?"

陈佳影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,她侧过了整个身子。不同于野间的紧绷,她轻松且自如,举手投足都散发着诱人犯罪的,迷人的危险。"如果我说,我想要的,是课长你的命呢?"

野间和她对视了片刻,骤然,受了什么蛊惑鼓舞似的吻上了她的唇。野间搁在她腰间的手微微颤抖,唇齿相依的空隙间,陈佳影听见野间迷迷糊糊的一句。

"给你。”